无标题页

 

 本網站不斷更新中
 --------------
 2008年內地...
 --------------
 内地招收华侨、...
 --------------
 法團校董會擬准...
 --------------
 香港特彆行政區...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國家間相互承認...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香港資訊科技教...
 --------------
 全港學校合力防流感
 --------------
 香港設25億自...
 --------------
 本港首個航海研...
 --------------
 申請參加教育活...
 --------------
 大學聯招講座
 --------------
 中國聯合招收華...
 --------------
 香港互聯網「國...
 --------------
 致學校信件︰「...
 --------------
 廣東省第三宗確...
 --------------
 「雲端運算案例...
 --------------
  2014 H...
 --------------
 本港確診一宗人...
 --------------


必须关注非学历远程教育

   自从1998年中国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作开始以来,其发展的主体和重点一直是学历教育,非学历教育只是其补充,且组织化和制度化均不严密,一直处于一种边缘的地位。

   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进一步推进以及终身教育和学习型社会观念的深入,中国现代远程教育将实现从学历教育为主过渡到学历与非学历教育并举。这种变化对于远程教育的发展极为重要,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将承担起宏观调控和管理的职责,而试点高校也应适应时代的要求,大力发展能够满足全民终生学习需求的非学历教育,为构建学习型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发达国家重视终生学习体系中的现代远程教育

   与我国的教育体制略有不同,大多数发达国家没有明确的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的概念,和非学历教育重叠最多的是终身教育(Lifelong Education)的概念,特别是其中继续教育(Continuing Education)和职业技术培训(Vocational and Technique Training),最接近于当前我国教育部提出的非学历教育。自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其他有关国际机构的大力倡导下,终身教育和终生学习已经成为一个极其重要的教育概念。许多国家在制定本国教育方针、政策和构建国民教育体系的框架时,均以终身教育理念为依据,以终身教育提出的各项基本原则为基点,并以实现这些原则为主要目标。

   而以计算机网络技术和现代教育技术为基础的现代远程教育手段具有明显的优越性,已经引起主要发达国家和组织的足够重视,欧盟、澳大利亚、美国都积极在自己的终生学习体系(Lifelong Learning System)中引入现代远程教育手段,其重点是在职业教育和培训领域。

   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等国的非学历远程培训发展都很迅速。例如,美国网络培训在整个非学历市场中所占比重由1999年的7%增长到2005年的58%;韩国70%的企业培训项目是通过网络培训开展的[3](Mac Donald,2006);欧盟从2000到2004五年间远程职业教育市场增长速度为每年30%,虽然低于2000年欧盟委员会过于乐观的每年100%的增长率的预计,但仍然表明了其相对于传统教育模式的巨大的发展潜力。目前大约有超过四分之三的远程教育(E-Learning)学生参加的职业教育和培训。

   各国都十分重视终生教育中远程学习的发展,政府主要发挥宏观管理,在制定政策法规、启动并管理诸多研究或行动项目(research project or action project)、制定相关标准规范、开展远程教育共享资源服务、规范教育机构等方面推进远程教育的发展。

   国内非学历教育的主要市场

   近年来,我国非学历教育出现蓬勃发展的局面。仅以上海市为例,目前上海市经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政府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门审核批准的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约2100余所,还有经政府人事部门批准可从事人才培训的人才中介机构、经政府工商行政部门登记注册的教育培训咨询公司以及遍及本市各区(县)、各街道(乡镇)的区(县)成人教育中心(成人学校)、街道(乡镇)社区学校以及其他面向社会招生的非学历培训机构4000余所,占有了非学历培训的绝大部分市场。上海非学历培训市场规模不断扩展,保持较高的增长率。据教育行政部门的不完全统计,2006年全市接受民办及公办非学历教育培训人次已达到500万以上,自2000年起平均年增长率约为27%,其中以外语和计算机为主的职业培训所占比例超过半数。

   据零点公司对北京、上海、广州三市18至45岁人群的调查表明:占93.5%的人认为非常有必要进行再学习,更新自身的知识以便适应激烈的社会竞争。由此可见,非学历教育培训在各大城市都拥有极其广阔的发展空间。

   对非学历教育项目的对象有清晰的认识是项目实施的前提,目前国内开展的主要非学历教育项目是证书培训、行业培训和政府推动的一些培训项目。

   证书培训

   目前和职业相关的证书培训占有了非学历教育培训的半壁江山,主要是具备市场紧俏性、稀缺性的职业证书以及计算机、外语等大众类证书培训。在教育部考试中心从1994年到2005年开展非学历教育考试的12年间,共开设30余个项目,累计报考人数2350万人次,有800万人获得不同种类证书。据了解,我国非学历教育考试主要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是1994-2000年的探索阶段,第二是2001-2005年的快速发展阶段。1994年首次开考1个项目,有2万人报考;2000年发展到7个项目,报考规模达171万人;到2005年,报考人数达5l5万人次。其中,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全国英语等级考试等项目报考人数最多,分别为1710万和272万。

   在上海市,非学历教育培训市场中有各类证书数以百计,各教育培训机构开设的非学历教育培训课程更是数以千计。每年各权威认证机构(包括国际大公司)推出新版认证约50种进入市场,与此同时,又有一批效用日渐降低的证书逐步淡出。据各区县教育行政部门统计,每年经审核批准新设置的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有近百所,但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因各种原因申请终止办学,退出市场。全市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总量基本保持不变,但校均招生规模增长较快。对于证书的培训,各高校或与高校合作的教育机构都有开展,而目前全面使用现代远程教育手段进行非学历教育的培训机构还较少。

   行业培训

   与行业、部门合作是很多非学历教育机构开展项目的重要切入点。当前有大批在职人员需要知识和技术的更新,各企业为了提高员工的劳动素质,也开始以各种方式支持员工参加培训。 目前一些跨国公司和国内大型企业以及金融单位建立了自己的远程教育网站,并投入巨资开发或购买相应课程,大大降低了培训的成本。许多中小型企业无法投入大量资金建设自己的培训项目,和相关教育机构合作成为它们不错的选择。

   但行业培训要取得发展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政府的支持必不可少。政府必须根据时代的要求进一步意识到非学历教育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要充分运用调控职能,通过立法、拨款、规划、信息服务、政策指导等手段,为非学历教育机构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大力推动非学历教育的发展。

   其次,企业必须认识到建立一支掌握多种技能的高素质员工队伍是关键。而要建立这样一支队伍,目前行之有效的捷径是主动与非学历教育机构沟通联系,形成长期合作关系,联合培养、培训人才

   政府推动的培训项目

   政府为特定对象开展的培训项目,通常会通过各种方式给予扶持,比如提供开办经费,提供开业贷款担保,甚至给予收入补贴,或给予税收方面的优惠等,来扶持教育机构开展特定的非学历培训。可以看出,这一类项目必须得到政府在资金和政策上的大力支持。比较典型的如“4050工程”,这是上海市专门为下岗失业者中年龄在40岁以上女性、50岁以上男性等就业困难群体“度身定制”的就业项目。对这一群体的劳动者进行知识更新和技能培训也是一项较大的工程

   我国非学历教育面临的问题

   我国非学历教育发展虽然迅猛,但也面临较多问题,如果不能很好解决,将阻碍我国非学历教育进一步发展。主要问题有:

   政府对相关非学历教育立法与重视不够

   虽然目前我国也出台了一些有关非学历教育的制度和措施,但在教育立法上与发达国家还有明显的差距。原国家教委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举办非学历教育管理暂行规定》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落实。要促进非学历教育规范有序地发展,在非学历教育的教方和受教方的权利和义务,经费保障,基金,税制等诸多方面的问题都没有详细的立法规定。同时,政府对非学历教育的重视不够,除少数特大城市最近出台了关于非学历教育的法规,大部分省市还没有相应的法规,这也造成非学历教育市场的诸多不规范行为。

   高校对非学历教育的认识与参与不够

   非学历教育市场虽然巨大,但目前主要是民办教育机构占有大部分市场。由于历史和体制上的原因,具有巨大教育实力的高校缺乏为市场服务的意识,加上社会力量和国外教育机构的冲击、高校内部不够重视、机制不够灵活、师资队伍理论与现实脱节等原因,造成了普通高等院校进入非学历教育市场相对较晚,高校直接参与的非学历培训项目占有的市场份额还相对较小,不能较好地满足社会需要。随着非学历教育培训的发展,教育的深度和广度将不断增加,高校应成为终身教育发展的重要力量。如何发展非学历教育培训应引起具有雄厚教学资源的普通高校的重视。

   技术手段相对落后

   现代远程教育培训具有广泛性、便捷性、无时间地域差异性和资源的丰富性等特点,能使受教育者不受时空的限制,对于在职者的培训具有很大意义。目前,国外非学历教育已经普遍使用现代远程教育手段实施,但实施现代远程教育投入巨大,国内的大多数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由于其规模等方面的原因, 并未加大投入发展远程教育。而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现代远程教育发展得相对成熟的试点高校目前较多关注于学历教育,迟迟未进入非学历教育市场。这导致目前的非学历教育机构培训基本以集中面授为主,应用其他现代教育手段较有限,也造成有限的优质资源不能被充分利用,限制了非学历教育的进一步发展。

   某些非学历教育机构办学不规范

   目前国内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水平参差不齐,某些不够资质的教育机构除在教学内容和水平上不合格外,还存在乱收费、虚假宣传、违规办学等问题,这无疑极大地扰乱了非学历教育的市场秩序。

   发展非学历远程教育的对策和措施

   制度保障——加强教育立法,加大法制实施的监督和管理

   虽然目前我国出台了一些有关非学历教育的制度和措施,但在教育立法上与发达国家还有明显的差距。一些发达国家除了在非学历教育机构的权利、义务、税制上有详尽的立法保障,吸引社会力量从事非学历教育,并设立基金资助非学历教育的实施,还充分意识到远程教育对非学历教育的影响,在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培养、资源建设、标准规范建设上都起步很早,已初步建成了比较完备的体系。

   国内对非学历教育在发展战略方面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的报告中已明确指出:我们国家应“发展远程教育和继续教育,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上海市也十分重视现代远程教育对学习型社会建设的重要意义,在市委《关于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指导意见》文件中,明确指出:“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依托远程教育网络,让教育服务进入千家万户,形成覆盖全市城乡的终身学习网络。”充分肯定了远程教育在终身教育中的作用。同时,上海市积极强化远程教育功能,充分开发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建设网上开放大学,构建终身教育和学习网络平台,形成终身教育服务体系,积极寻求体制机制上有所突破,推进夜大、社区学院单向承认普通高校、电视大学、高职院校课程进修的学分,并逐步做到学分互认,促进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学校教育、成人教育、社会教育之间相互沟通、互为补充,明确指出非学历终身教育离不开远程教育。但具体的部署还处在各自为战的状态。

   政府支持——发挥引领非学历远程教育的作用

   虽然国家在发展战略上对非学历教育已有足够重视,但政府支持明显不够,只有少数大城市的政府才把其列入教育规划。如上海市政府将于2007年底前推出的《开展高等教育学分互认试点和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沟通试点的方案》,在成人教育领域率先试点学分互认。今后,市民在社会培训班里取得的证书,经标准认定后,都可折算成相应的学分,并把学习情况、学习奖励存进“学分银行”。如在成教领域内继续接受学历教育,便可抵扣掉这部分学分,从而减少学习时间,尽快获得学历证书。这些方案对于试点高校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同时,政府必须进行有效的宏观调控。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组织保证是非学历教育大力发展的依托。政府要制定出切合实际的、有利于调动各方积极参与非学历教育的政策和制度,各级政府及其教育主管部门应及时了解成人非学历教育的开展情况,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此来引导非学历教育健康、有序地进行。

   政府还应加大教育经费投入支持发展非学历远程教育,一方面是国家加大非学历教育事业经费的投入,另一方面,企业作为非学历教育的间接受益者也要承担一部分的非学历教育经费。

   试点高校在非学历远程教育中有优势

   国外的大学主要提供学历教育,在继续教育培训领域也有涉足。而现代远程教育的发展,极大地推动了大学在继续教育培训上的发展。EUCEN(European Universities Continuing Education Network)认为,大学除了为成人(特别是企业雇员)提供大学学位教育,更应为他们提供个人职业发展规划和大学水平的知识更新;在灵活性、对市场的反应迅捷性上,大学不如社会办学机构,但在品牌、权威性、高质量的师资、在远程教育上的实践成果、稳定性和持久性方面情况则是相反。

   同样,在中国也有类似的情况。自从1998年开展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作以来,大多数试点高校已积累了五年以上的学历教育办学经验,对远程教育的把握和管理有了较多的实践经验。而目前国内的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仍以集中面授为主,因此在教学手段上,试点高校已具备了优势。

   目前虽然一些有实力的大型企业和公司已经开展了远程培训,独立或与专业机构合作建立了自己的培训机构,但中小型企业的远程培训市场仍然很大。目前的证书培训机构授课者的水平参差不齐,远程培训虽然在课堂交流上有所欠缺,但非学历培训对象多为需要知识更新的成人,学习自觉性高,好的师资才是学习者更为关注的。

   同时,试点高校雄厚的教学资源特别是一些优势课程,对于没有接受过这方面教育的人员也具有吸引力。作为学历教育的延伸,试点高校可以将学历教育课程体系中的一些紧密贴近市场动态的课程单独或模块化地向社会开放,满足学习者对知识的渴望与提升能力的要求。试点高校可以根据学生是否通过考试,学校是否发放学习证书或结业证书,认可其学习经历或者学习成果,关键是要了解市场对人才知识与能力的实际需求。试点高校利用已建设完全的学科拆分后提供教学服务,相对简单,但由于学校课程的设置与市场脱节比较严重,另一方面学校发放的单科进修证书的权威性不够,没有得到社会的充分认同。

   教育部还在推进成教领域的学历和非学历教育间实现学分互认的方案,如上海市在2007年年底就出台了相关规定,这对开展非学历远程教育的试点高校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应努力把握其中的机会,将非学历教育做大做强。

   目前试点高校发展非学历远程教育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最重要的是领导层积极倡导、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非学历远程教育;要从全面发展的高度充分认识非学历远程教育的重要性;要吸取学历远程教育的经验和教训,切实把握时代精神,积极主动地适应社会需求,自觉地运用现代教育思想,改革教学方式,组织各项非学历远程教育培训项目,规范化管理,提高教学质量和办学效益,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将承担起宏观调控和管理的职责,而试点高校也应适应时代的要求,大力发展能够满足全民终生学习需求的非学历教育,为构建学习型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综上所述,非学历远程教育在我国具有广泛的良好的市场前景,但目前还在起步阶段,政府必须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积极发挥宏观管理职能,引导非学历远程教育健康快速地发展。而具有较为丰富的现代远程教育发展经验的试点高校应利用自身在远程教育技术、教学资源的优势,克服在非学历教育方面办学经验少、机制不够灵活,以及对市场反应灵敏度上的不足,积极发展目前普通社会培训机构所缺少的、国内外大型企业培训普遍采用的远程教育形式,从自己的优势项目入手,积极发展非学历远程教育,实践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的“发展远程教育和继续教育,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

   (应卫勇,华东理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姚俊,陈洁,程华,商敏锋,华东理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香港學歷學位職業資格認證協會
版權所有 @ 2003-2006
H.K. Educational Level & Degree Profession Qualification Attesthion Union
E-mail:hkchdd_office@yahoo.com.hk